[PR] 旅行情報 瘋狂的極致 忍者ブログ
流血流汗只為證明自己曾經存在。
20160827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10122


上班什麼的最……!!
只好期待FF17的杉田~我等你阿♥(*ฺ´∀`*ฺ)
PR
20101211


目前的糜爛生活。
不是GE就是上班的意味(抹臉
20101023
歸宅什麼的,其實一開始只是抱著好奇的心態去的真的(・◞⊱◟・)
三次元什麼的~媽媽我根本不報期待阿!
不過哩刷多次詢問下,也幾乎都答應了(欸
然後居然這次迅速的成行www

一開始只有我、阿醬、哩刷、
結果中途抓了茄子增加人數之後阿醬居然杯具了
還好在NL勇者表示要入隊後,一切就一發不可收拾了←這安心的口氣是ww

--

很好的,早上起床其實根本精神恍惚。
什麼歸宅,一大早還在刷牙思考今天到底禮拜幾,好像今天要去執事(欸
普通的窩在麻痺打著光復節活動的批著羊皮的狼順便等著出門……

除了有個小混(ㄑㄧㄝˊ)帳(ㄗ˙)居然在一點十五分就打電話來報備說他到了。
你那麼早到我也無法順間移動到公館拉ww
然後急急忙忙的出門後我又踏馬的忘記帶手機!難怪一路上這麼安靜´_ゝ`

總而言之,在表態結束可能要提早去搶娘弓蠢日的消失的電影票可能要提早走之後。
大家就浩浩蕩蕩的出發歸宅。
結果消失什麼的,根本是另一段故事…
我們沒趕上消失倒是看了銀玉whyyy

--

★關於採花
有去看人家repo的都知道,執事們會在大小姐們要去廁所時候說:
「大小姐要去花園採花嗎?」
然後還會在外邊等著拿手巾給擦,或許還有護手霜(?
為了避免發生如此令人はずかしい的事情發生。
歸宅途中以及外出途中跟茄子都去小M先行採花完畢。←到底是去幹嘛的!?

★下雨什麼的真的太BG了
老實說一開始因為太早集合,大家方向感太好根本沒有迷路的機會
所以很杯具的到了歸宅的門前居然發生了三過家門不能入的狀況so sad
而且大家還在碎嘴,我們為什麼不得而入!
中途雨還忽然大噴,這明明系塭刀!
然後還邊拿海蘭德打賭←你們這群麻痺宅夠了(欸

那家門居然前面沒有屋突無法擋雨阿可惡ww
正在覬覦門口那塊小小的能等待的前廳時,似乎有執事終於發現我們的存在了。
被招待至裏面避雨時偷窺了一下裏面的裝潢。

嗯……
好宅好宅。

★被服務精神什麼的我──!
這裡只能說,我有強烈的資格懷疑NL有受過被角上身的專業訓練!
Whyyyyy能如此順的入角!背包什麼的、雨傘什麼的──你!!!!
一開始大家整個很內斂的無法與執事們正常對話。
相較之下來服務的執事整個很異次元(欸
還好拋棄了恥度後,一切倒是顯得很正常。←錯了吧。

基本的點餐之後。
第一個被戲弄的就是NL的肉派,只能說好險沒點派。原本有點心動的說(?
在餐點第一份送上來時這桌的氣氛就已經開始崩壞了。
「ㄉㄚˋ…少爺、您的蟹堡來了。」 執事哈捏表示
等等、你剛剛是想講大小姐嗎www 雖然這口誤從入門就開始了ww
NL「……這要怎麼吃?」
「少爺您是說……?」
我見縫插針「少爺表示他想要你幫他切派www」
哈捏開心道「可是我最擅長的是切嘴唇喔ww。」
嘴唇是殺虫XDDDDD

(一刀下去)

幹XDDDDDDDDDD 這藝術阿!!!!
「是誰住在深海的大鳳梨裡~」 哈捏開心的用叉子與刀子製造了完美的合奏。
NL少爺只能用驚恐的精神狀態叫哈捏住手。
在肉派經過一陣凌虐之後,換我的鮪魚鬆餅上陣了。
送餅來的夜華正要開口詢問說是否要做切餅服務時,
為了避免二次杯具,我立馬拒絕
NL之後想玩餅也慢了一步。
送鬆餅來的夜華執事平靜的說 「大小姐說他不需要切餅。」

NL,溝咩捏

★方糖、奶油、起司
大家都知道,哩刷嗜甜。
大概是蛋糕吃到飽可以來個好幾回都沒問題的程度。

茶品送上來的同時,夜華邊倒著茶邊問著哩刷 「大小姐請問要加糖嗎?」
「嗯麻煩你了,我要一顆、呃、兩顆」
「大小姐兩顆糖是上限,再加上去就喝不到茶味了。」
「噢……」 哩刷默默的攪拌著茶
看似普通的對話就在晚些時候。

(哩刷的茶經過回沖後)

「大小姐要加糖嗎?」
經過上限指示的哩刷利落的表達意願 「嗯、我要加兩顆糖。」
猛然間的夜華像是接受到什麼電波居然震怒(?)
「大小姐這樣不行啊!你這樣會完全喝不到茶的味道、您不是來吃糖的阿!」


欸wwwwww為何如此堅持wwwwwww
此時的大家已經受到笑點攻擊(?)

除此之外還有。
「大小姐為什麼不吃起司!!?」
「大小姐不喜歡洋蔥?挑食嗎?」
「大小姐司康要先塗奶油再塗藍莓醬、一口大小一口吃阿!」
比起什麼夜華面部崩壞什麼的,我覺得他想關照哩刷卻整個失敗wwwww
夜華表示難過,哩刷的強大有目共睹。

★那個是什麼?
由於大家第一次歸宅整個只能到處看。
我們的座位在壁爐旁邊。
整個就找不到地方看,只好跟茄子目死狀態盯著壁爐看。
「欸,你說這壁爐會亮嗎?」
「應該會吧,你看那假石。」

說時遲那時快,同桌的人已經搖了鈴還招喚了一枚執事。
一切都在轉瞬之間,根本無法得知是誰幹了這些事。
總之那壁爐已經上火,冉冉的火光擩動著(?)
茄子與我又再度盯著璧盧看。
「喔喔,真的會亮耶!」
「對阿~好像可以看一整天(?)」
哩刷只好此時表態 「你們好像失智老人……」
哩刷對不激XDDDDDDDDDDDDDDDDDD

目光在掃射了整棟屋子後,我們對於牆壁上掛著布幕的東西感到好奇(?
「那個到底是什麼?」
「為什麼要用東西遮著,羞於見人!?」
「該不會是老爺的遺照吧!」
「欸!?」
結果事實證明它不過只是個變電箱罷了。

★畫伯哈捏
就只是個畫伯。
AKITO的屁股令人印象深刻www
為什麼要刻意強調屁股!我看到那邊凸一塊啦!
只好畫了海棉寶包以示抗衡,結果被說才能浪費啦殺毀www

★NL與夜華的超『恥』度
從開頭就知道NL是如何一個如何入角的傢伙。
結果、居然!?
合唱起Magnet!!
whyyyyyyy???
其實我以為只有夜華會一人樂的把Magnet亨完,僅僅如此爾爾。
結論證明我錯了。
聽到旋律的NL簡直隨時準備噴發了。(??)
正在在座的三位女子微微驚愣的狀態下、NL他。

唱了!?而且還蠻好聽的天啊?!

噢──事實證明NL簡直超越常識.

★其他
一開始抱著盡量不期待的心情歸宅後。(欸
大家反而笑的很盡興!
雖然沒有特別驚豔的啦,不過真心融入的話可以看的很開喔☆
總之,挺夢的一場下午茶就是了XD(沙小!
而且還有很多懶的打了。
不過是個下午茶,打的像是我去了個三天兩夜是安怎(?
 
 

 
[PR]

忍者ブログ